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47|回复: 0

他们坚持

[复制链接]

60

主题

61

帖子

22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25
发表于 2020-9-11 13: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2004睡到2005   
  

  从2004睡到2005   

  ——嫩寒锁梦2

  

  

  我望着似水一样的青春从我眼前流过,那划过的痕迹像鲜血一样痛楚地刻在我的眼中,顿觉丝丝绝望逐渐萦绕开来。

  2004年12月31日晚黑色里的笑声,清脆的碰撞杯子的声音,破树扎空的撕鸣的飞鸟,怎听起来像在撕我的心一样。

  九点歌声:人其实是个等待的动物,当2003年来临的时候就开始等待2004年,当2004年来临的就开始等待2005年,等的理由就是在每年的那个时候,找个理由狂欢一下,狂欢完了,便开始后悔,后悔那白花花的似水年华,最后下决心来年一定要好好干,于是又开始等待……

  勤奋奋斗的人们终究在等待哪一天终于如果没有那么辛苦疲惫的日子,能够舒舒服服地躺在家里,一大群人围在一起看着孤寂的天,数着彩电遥控上的按键、争着将士相马车的何去何从、然后将残局抛进酒杯与欢笑里。终于有一天这个愿望实现了,便悠闲地缅怀曾经的岁月,痛哭流涕,然后继续等待,等待过去的生活再现;悠闲懒惰的人们似乎永远在等待幸运,降临在自己的身边希望有一天能够睡在家里的床上,第二天自己躺在钱上。

  我等待了19年,在2004年与2005年的边缘,我等待着在下一年能够不再悲伤、不再绝望、不再孤独地凭栏凝望天空成群的飞鸟而过时,泪洒清影。

  2004年即将过去,我将回忆的逝去的青春已不知遗失在地球的哪个角落、对2004年失去信心,不敢缅怀,对2004年以前的日子我近乎绝望,然而我等待的2005年是带着过去的泪水还是带着未来的微笑,我无法预测。

  带着寒冰的风吹起我的长发,我突然麻木地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我清晰地记得那次我对自己下定决心,把长发剪短,明天做一个坚强的人,不再悲观。当我坐在理发店里,看着长长的黑发从我眼前轻轻滑过,我仿佛看到过去破碎的零散的青春纷纷剥落,逐渐被时光湮没,内心涌起一阵酸楚,泪不忍不止。就在我长发剪短的第一天,我看到我自己孤独的清影,我看到了单薄的影子挂着的泪水,我不孤独,身边处处是朋友的笑脸、朋友的话语、可我总觉得自己像一个清幽的灵魂,居无定所,见秋瑟而伤感、面清影而隐痛,伤感与隐痛之间便是我如河水般的泪水。

  朋友叫我去唱卡拉OK,我笑着说我唱的不好就不去了,免得夜晚惊魂。朋友们都去了,顿时我觉得大伙把我一个人置于一个幽谷里,凄凉与恐惧俱来,我自承认我唱歌很好,只是我特不喜欢“抢歌”的情形,朋友当中有几个人特喜欢唱歌,唱起歌来把整个包厢唱得跟杀猪场似的,一大伙人咬着一个话筒唱歌没啥味,唱不出感情,唱不出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东西,要唱,三四个人一个包厢就够了,即使唱得差,那歌声也不会在热闹的哄笑中显得那么凄凉、那么无奈、那么无助。

  我一个人晃荡于街上,陌生的、熟悉的面孔都将我丢在脑后,那无尽的寒风,踽踽延伸的凄凉的街道将我团团围住,我却似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经过卡拉OK厅的时候,我听见卡拉包厢里那热闹的喧杂的声音里有一首孤独的声音徐徐传出,我不敢相信我上次跟我喜欢的人唱的情歌对唱现在轮到我喜欢的人跟其他男孩子在唱,只因为我当时说她唱这首歌唱得很好,可以打满分,其实她连五十分都打不到,我不知道我那时是在纵容我自己,还是在纵容她,其实夸一个人的时候,有时候却在害自己。

  十点电话:凄清的夜晚、凄凉的街道、凄冷的夜风,我守着我凄寂的影子,而那热闹的热闹却是他们的,我永远无法感受。

  转了一个小时,我又转回了寝室,寝室依旧没一个人,我现在可以想象得出卡拉OK包厢我朋友所唱的歌曲,因为每次唱歌的时候他们都唱那几首,而我唱的《望情水》、《记事本》等歌都说酸得人牙齿直痛,我不知道他们跟我的心灵距离有多远,或者说我跟他们之间的心灵差距有多大,为什么同是人类,更近一点就是同是同学,喜好性格爱好差距就那么大?搞不懂!

  突然想起要打电话给我高中玩得最好的同学阿东,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那边传来震天响的音乐和嘈杂的声音,我说你小子在哪里疯,怎么这么吵?他撕扯着喉咙说他正在跟他女朋友在跳舞,等下打电话给我,我还没回他话,他那边就挂了,似乎这一挂,挂掉了一切,刚才的瞬间热闹这时的一下子变得凄凉了,似乎浑身一下子掉进冰窖里,整个人都凉了。

  于是我坐在电话旁守侯着他的电话,望着外面沉沉的夜色,我觉得我守侯的不是一个电话,我在守侯这个清夜、守侯我自己的影子,怕我唯一的安慰都离我而去,最后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我,或上天堂、或下地狱,或继续在原始森林中飘荡,或者在冰山雪地的顶峰感悟百川、伤感清影。

  阿东的电话终究还是来了,他似乎很不情愿地问我有什么事?

  我说没什么事,我刚才感到很无聊,很想找个人聊聊。

  他说你小子你自己不知道出去找乐子,一个人呆在寝室里发什么呆啊?怪不得听那边的声音像你一个人在人民大会堂里一样,听起来特凄凉。

  听了他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不知道我的乐子在哪里,哪里才有我的乐子,只知道能让自己思考一下、安静一下,然后剪短一下头发,那才是我最大的乐子,但那样的乐子永远都那么短暂。

  阿东听我这边半天没回话,又继续说,我知道你这个人喜欢安静,喜欢过世外桃源的生活,以前看你写的东西,觉得你写出来的东西特伤感,你就不能写点积极向上的东西,你也别想那么多,想多了头发会很快变白的。你别跟郭敬明那小子一样,一根稻草、一只野鸟也能想成是他家里的,都离他而去才伤感,而你不同,你有你美好的未来,你为什么偏那么跟自己过不去呢?

  听了他的话,我“扑通”一声将电话给挂了,眼泪也像破堤之水,滔滔不绝。

  郭敬明他有他的孤独,我也并没有去学他,天下的孤独并不是一个人的,任何人都应该有,任何人都会有,只是我永远不明白当天下人都在哭的时候,而我一个人却在笑,这算不算孤独,算不算是伤感?我喜欢看郭敬明的作品,只是因为他与我有着相同而又不同的“孤独与眼泪”,在伤感与泪水中可以找到共同的语言。当他眼中的樱花落完的时候,我想我这里应该已经是春天的江南了吧,而他的樱花没有春天,每天在他的孤独下片片飘落。

  别人有别人的快乐,有别人的笑容、我有我的伤感,有我的眼泪,但谁敢说,伤感孤独的眼泪都是一样的呢?

  别人的是别人的,我的是我的。

  十一点岚烟,那乳白色的雾模糊远方的山峦,模糊来去的车辆,那亮着霓虹灯的广告牌也模糊了,我的思想模糊、眼泪也模糊了。

  望不穿的岚烟,孤独我唯一不孤寂的双眼,顿觉自己像一被俘虏的猎物,恐惧不已!

  卡拉OK的人都回来了,在寝室里,用唱得嘶哑了的喉咙互相咀嚼他们刚才的快劲,然而在其间,我像一只迷失的羔羊,寄篱于群下,陌生、冷漠的面孔加上孤寂的风,我眼酸沉沉的,我想我的伤感是他们快乐的孤单,没有什么比这更具感染力,没有什么比在快乐的笑声下哭泣更伤感,更撕人心肺。

  沉沉的岚烟,你为什么要遮去我双眼的方向,我唯一的慰藉被你抹去,我真不知道我下一步还能干什么,是睁着双泪眼问,他们如何快乐吗?还是哭着对他们说我不快乐,为什么是因为看到他们快乐吗?我不知道。

  远处附近的路灯,广告牌在雾岚中模糊,昏黄的光晕,有点挑逗、有点漂亮,湿润的眼眸似乎永远也感受不到热闹之外的美丽。

  十二点烟花,那升空不停绽放的泪水,是感动、是激动、还是伤感。

  在模糊的双眼里、在模糊的岚烟里、在沉沉的漆黑里,我看到似我泪水一样的东西在天空绽放,连或者逗着家里的狗狗续不断,寝室的人大声叫烟花,然后一起跑了出去,只有我呆在寝室,凭望夜空的美景,感叹不已,激动不已。我知道此时这条街的人都很安静,因为他们都在抬头望着天空漂亮的烟花,一动不动,然而,现在最孤单的就是那个放烟花的人了,我不知道我是该说那个放烟花的人蠢,还是应该赞扬他们的高贵品质,如果是我,我想我在放完烟花之后一定会哭,我不想把这种感情归结为自私,因为我忙碌地放烟花,之间却没有时间去欣赏烟花那不伤感吗?等放完烟花的时候,抬起头只能看着天空的余光,原来自己一直在放的烟花自己还没看见是什么颜色。我仔细思忖着!

  烟花终于是放完了,那瞬间的热闹已经离去,似乎那夸耀的言辞已成为零碎的记忆,拾不起,然而那片完整的天、完整的岚烟、人们应该不会忘记,因为人们等待的日子将要来临,2005年将要来临,我想2004年已快过去了,我记忆不起,想不起哪年哪月哪日哪时哪刻我流过泪,因为伤感太多,我不知道2005年是不是一个起点,或许2005年将依旧重复过去的岁月。

  十二点五十分梦魇梦在十二点五十分问我将进入新的一年,要不要祈祷什么?我点了点头。

  在2004年12月31日12点50分,我祈祷,过去的青春碎片,愿它们都是一个小伤感的梦,当我醒来时,我能看到一个剪短发的男孩在等待初升的夕阳。

  我将永远纪念今晚这一觉,从2004年睡到2005年。

    

  

  联系方式:(Email)liwenjie1233@tom.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9-20 21:53 , Processed in 0.07587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